无法孤独的人是痛苦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拉布吕耶尔

意味不明的练笔



我在一片黑暗和寂静中睁开眼睛,所以理所当然的眼前的世界是漆黑无声的。

我试图站立起来,或者说人在未知的环境里总是会想先探索出些什么的,所以,我站起来了,脚下柔软的触感告诉我,我踩在一个毛毡地毯上,而且是裸足,没有鞋子。

一时间,我有些拿不准主意了。

内心的慌乱和恐惧在向我诉说着自己生性的懦弱和胆怯,然而又有一种直觉性质的什么使我保留了一部分理智——这很不对劲,作为一个胆怯至极的人而言,在没有记忆和失去视觉,听觉的情况下,真的能那么理智的思考吗?

我能感受到这个躯体在颤抖着,掌心正渗着冷汗,因过度的恐惧血液拼命的逃离向心脏,四肢的温度愈来愈冷。

不能这样下去,一味地恐惧并不能解决问...

我的人生大彻大悟

终于回来了QWQ,麻麻给你买了小碗,下次可以乘船旅游了哦。

我家面团真可爱啊(❁´◡`❁)*✲゚*

© 甘棠之果 | Powered by LOFTER